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81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81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美國重返亞洲對中日兩國戰略競爭的影響

(

2011-2016

)

481

所有的國家組合都會出現安全困境的現象,若是他們之間不存在著

「相互威脅」關係,則安全困境的問題將不易出現

(陳亮智,

2009:

112

)。根據

Stephen Walt

(

1987: 5-6, 21-26

) 對國家間「相互威脅」

的觀察,其指標可以包括以下四個面向:集體的力量

(

aggregate

power

)、地理的接近

(

geographic proximity

)、攻擊性的力量

(

offen-

sive power

) 與侵略性的意圖

(

aggressive intentions

)。

雖然安全困境是國際關係中一個自然的現象,然而它的發生卻

是一個漫長且可能是曲折的過程

(

Tang, 2009: 595

)。以冷戰時期的

美蘇軍事對抗為例,其前後即進行了約

45

(

1945-1990

);而當中

有一段時間屬於相對緩和的階段

(

1968-1977

),其原因乃是美國在

越戰中失敗,國內強大的反戰聲音迫使其軍事預算在此期間急遽地

減少

(

Russett, Starr, & Kinsella, 2007: 231-233

)。另外,安全困境的

發生也不必然會造成國家落入軍備競賽的「漩渦」(

spiral

)

當中。以

中日關係為例,兩國之間的安全困境確實造成雙方的戰略競爭,但

卻未形成彼此的軍備競賽。此外,

Shiping Tang

(

2009: 597

)也認為,

安全困境可能會造成若干特定的結果,例如關係惡化、軍備競賽、

軍事衝突、戰爭,但並非所有的戰爭都是因為安全困境所造成。

安全困境固然可以從物質因素

(

material factors

)

來探討,但也

必須從心理因素

(

psychological factors

)

來觀察

(

Christensen, 1999:

50; Tang, 2009: 594

)。

Jervis

(

1976: 3-10, 54-57

) 即認為,一個國家

對其所處的國際環境,以及對其他國家的「認知」(

perception

),會

深刻地影響到它的對外行為,以及與其他國家的互動。當一個國家

對所處的外在環境與所互動的國家感到安全時,其發生安全困境的

機率相對降低;反之,則發生安全困境的機率相對升高。

11

例如,

11

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一個國家對所處的外在環境,與另一個國家的認知與判斷,乃

是取決於對相關資訊

(

information

)

的蒐集、分析與解讀。但這又涉及資訊本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