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77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77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美國重返亞洲對中日兩國戰略競爭的影響

(

2011-2016

)

477

第一大經濟體,國家總生產毛額為

9,301,000

百萬美元,占世界

GDP

29.66%

;日本是第二大經濟體,國家總生產毛額為

4,432,599

萬美元,占世界

GDP

13.93%

;中國為第七大經濟體,國家總生

產毛額為

1,100,776

百萬美元,占世界

GDP

3.51%

6

總體來說,

中國的經濟實力遠低於美國與日本。但是在

2016

年時,根據世界

銀行的資料所顯示,美國仍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國家總生產毛額

18,569,100

百萬美元;中國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國家總生產毛

額為

11,199,145

百萬美元;日本則是世界第三大經濟體,國家總生

產毛額為

4,939,384

百萬美元。就此來看,中國的經濟規模已超越

日本。

7

其次在軍事預算方面,在

1999

年的時候,美國的年度軍事

預算為

399,787

百萬美元,日本為

40,685

百萬美元,中國則為

39,829

百萬美元,此時中國的年度軍事開銷低於日本。但到了

2016

年時,美國的年度軍事預算為

606,233

百萬美元,中國為

225,713

百萬美元,日本則為

41,569

百萬美元,此時中國的年度軍事開銷已

是遠遠地超越了日本。

8

的確,在十七、八年之前,當北京的經濟

與軍事實力仍未真正崛起時,華盛頓或可採取柯慶生所謂的「雙重

壓制力量」,以避免東京與北京陷入安全困境的邏輯,而從事激烈

的戰略競爭,進而危及東亞的區域安全。但是,在十七、八年之後,

當北京已真正崛起,並對華盛頓與東京造成安全威脅時,東京與北

京之間的安全困境問題已悄然被掀開來,美國則必須更加強化與日

本的同盟關係,以共同嚇阻來自於中國的安全挑戰。

本文主要的觀察時間是從

2011

年至

2016

年。其理由有二:第

一、美國重返亞洲是歐巴馬

(

Barack Obama

)

總統任內對亞太地區

6

參考

United Nations

(

2016

)

7

參考

World Bank

(

2016

)

8

參考

Stockholm

International Peace Research

Institute [SIPRI]

(

20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