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76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76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476

歐美研究

軍事武裝以避免日本對中國造成刺激與威脅。

5

準此,美國在東亞

的駐軍對中日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與安全困境具有一定的穩定作

用。然而本文卻認為,極為弔詭地,此一雙重的壓制力量已經被兩

股力量所挑戰——其一是北京正在快速進行的軍事現代化與軍備擴

張;其二是東京所推動集體自衛權解禁與新安保法案通過。前者乃

源自於中國經濟與軍事實力的提升;後者則是來自於日本自我的推

動,以及美國的允許與支持。也因此,傳統上被認為是最具有抑制

中日兩國發生軍事衝突的美日安保體制,在美國尋求強化與日本的

軍事合作,並且鼓勵它重新定位其安全政策之際,華盛頓則是鼓動、

激化了北京與東京兩者走向軍事衝突的一端。換言之,華盛頓對北

京與東京之間的戰略競爭與安全困境影響,已從原先的「緩和作用」

轉換成為現今的「激化作用」。

事實上,以上的轉折背後有一個很重要的時空環境變遷——北

京在經濟與軍事上的崛起。柯慶生的分析是在

1990

年代末期

(

1996-2000

)

所為,當時北京與華盛頓及東京在經濟規模與軍事經

費投注上皆有明顯的差距。但是到了

2011

年至

2016

年此一時期,

北京在軍事預算上雖仍然落後華盛頓許多,但在經濟規模上則直追

華盛頓;而北京在經濟規模與軍事預算上則是雙雙地超越了東京。

首先在經濟方面,根據聯合國的資料顯示,

1999

年時,美國為世界

5

Christensen

(

1999: 49

-

80

)

.

持相同看法的還有

Michael Mastanduno

(

2002: 197

)

。在

對日本的部分,若干學者即提出「瓶蓋理論」

(

bottle cap

)

與「蛋殼理論」

(

egg

shell

)

的比喻,用以描述美國壓制日本再軍事化的強大潛力,或是美國支持日本發展軍力,

但必須是在它的保護之下

(

Christensen, 1999: 62, 2011: 236

)

。事實上,美日同盟是

一個極為特殊型態的軍事同盟,華盛頓一方面希望建立美日同盟,但另一方面不希

望日本過於強大。同盟本身由美國主導即可,如此中日之間的安全困境與戰略競爭

自然會受到壓制。因為一個軍事力量強大或再軍事化的日本,反而會刺激中國,如

此既不利於日本,也不利於美國,

Michael Beckley

(

2015: 20

-

21

)

認為美國可以藉此

避免陷入同盟的糾結

(

entanglement

)

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