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75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75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美國重返亞洲對中日兩國戰略競爭的影響

(

2011-2016

)

475

從以上的發展軌跡看來,中日關係的前景似乎並不樂觀。事實

上,存在於北京與東京之間的恩怨糾葛乃是由來已久,而此恩怨情

仇又導致兩個國家嚴重的互不信任。對日方來說,中國崛起將帶給

日本極大的威脅感,因為中方或有報復日本之發動兩次中日戰爭的

企圖;對中方而言,日本集體自衛權的解禁與新安保法的通過又讓

中國充滿了不安全感,因為中方擔心日本可能再次成為軍事強國。

於是乎,中日雙方遂延續並加深了原本即存在於兩國之間的「安全

困境」(

security dilemma

)

問題。

4

值此之時,美國重返亞洲與對亞

太地區進行再平衡的動作究竟會對中日兩國的戰略競爭造成什麼

影響?華盛頓在亞太地區的軍力重新部署可否緩和北京與東京之

間的劍拔弩張?亦或是剛好相反,華盛頓的作為恰巧正在激化兩者

走向更進一步的戰略競爭或軍事衝突?這些問題正是本文的核心

關懷意識。

有關本文主題的探討,主要是源自於對柯慶生

(

Thomas Chris-

tensen

) 教授於

1999

年在

International Security

所發表之論文的反

思。柯慶生於文中認為,美日安保條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

國用以維持東亞安全與穩定最重要的基石。尤其是後冷戰時期,其

所建構的美日軍事同盟非但有嚇阻中國及北韓武力威脅的功能,同

時也有壓抑日本再軍事化

(

remilitarialization

)

的作用。換言之,美

國是透過該同盟的建立,形成了所謂的「雙重壓制力量」,以降低

中日之間的安全困境問題,並減少雙方發生軍備競賽、軍事衝突,

甚或是戰爭的可能。此「雙重」壓制力量分別為:其一、透過美日

軍事同盟以制衡中國對日本可能的安全威脅;其二、反對日本的再

4

有關探討中、日兩國之間安全困境問題與發生軍事衝突可能性的文獻,請參照張雅

(

2005

)

;

Bush

(

2010

)

;

Christensen

(

1999

)

;

Hornung

(

2015

)

;

Liff

&

Ikenberry

(

20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