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78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78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478

歐美研究

的主要外交與戰略;其最主要的理念乃見諸時任的國務卿希拉蕊

(

Hillary Clinton

)

Foreign Policy

所發表之〈美國的太平洋世紀〉

(

“America’s Pacific Century”

)

一文

(

2011

)。歐巴馬總統的任期則是

2017

1

20

日結束,因此在

2011

年至

2016

年之間做觀察

與分析是屬合理。第二、美國新總統川普

(

Donald Trump

)

就任至

今未滿半年,其完整的亞太外交與戰略布局似乎仍在發展之中。其

究竟是否延續或摒棄了「重返亞洲政策」?此猶未定論。因此本文

不將川普政府過去數月來的作為納入觀察,而是集中在歐巴馬政府

時期的探討。基於以上,本篇論文之開展如下:首先,本文援引國

際關係理論中的「安全困境理論」(

The Security Dilemma Theory

),

用以解釋為何美國重返亞洲與對亞太進行再平衡是激化中日兩國

戰略競爭的邏輯。其次,作者分析中日雙方近年來戰略競爭加劇的

原因,特別是彼此在主權與領土爭議上,以及在軍事現代化與軍備

擴張方面的相互質疑。再者,本文觀察並分析「美國重返亞洲」因

素在中日戰略競爭中所造成的影響。最後,作者歸結以下的結論:

華盛頓之「重返亞洲」與「對亞太再平衡」的政策已悄然地促成中

日兩國走向更為激烈的戰略競爭。

貳、理論架構:安全困境理論

本文之所以援引安全困境理論做為理論架構,主要理由有二:

第一、中日兩國之間的戰略競爭正是符合安全困境理論的邏輯,而

加入美國因素之後的圖像

(

picture

)

亦符合安全困境理論的思維。

第二、本文是發想於對柯慶生論文的反思,而其論點則是以安全困

境理論為基礎,因此繼續以安全困境理論為架構是屬合理。然而,

本文與該篇論文最大的差異是,柯慶生認為,美國軍事力量必須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