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24 / 148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24 / 148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124

歐美研究

模型的模擬結果符合資料時,並不能就此推論該模型是真實的。若

是以經驗資料的符合性來論定模擬模型之檢證,自然會有不足決定

(

underdetermination

)

之慮。科學家有時以數值解與分析解是否相符

之「數值檢證性」(

verification of numerical solutions

)

作爲判準,但

既然兩者皆僅在於特定條件與設定成立,故兩者之相符既不能證明

數值解反映了其他條件設定的分析解,更不能證明數值解反映了真

實世界,充其量僅是一種「基準化」的作為

(

bench-marking

),表示

與未知絕對值的標準相較的分析方式。

其次,若以「有效性」(

validation

)

作為驗證,則明顯地僅能表

示模型體系的一致性

(

consistency

),在此歐蕾斯柯斯等

(

Oreskes et

al., 1994: 643

)

對於有效性的看法等同於方法論中的內部有效性

(

internal validity

),而學界已廣泛認為內部有效性僅能作為推論合理

性的判準,不能保證對外部真實世界的表徵能力。此外,他們認為

有些模型包含「調校」(

calibration

)

的過程,在此所表示的氣候模

型調校的意義與經濟學中的意義相似,皆為以設定不同的參數值使

得理論與實際資料趨於一致。歐蕾斯柯斯指出這是學者所建議的兩

階段驗證過程,首先做模型調校,再驗證模型結果。但他們認為這

種方式同樣地會因開放體系與不確定性之故而缺乏驗證性。同時,

因模型調教是設定不同的參數值去符合經驗資料,等於是強迫模型

結果與真實世界相符,故歐蕾斯柯斯等人借用范弗拉森

(

Bastiaan

Cornelis van Fraassen

)

(

1980

)

的「經驗適切」一詞,表示模型調教

僅能得到「被迫的經驗適切」(

forced empirical adequacy

),而非檢測

真值。至於氣候模型是否可「確證」,歐蕾斯柯斯等

(

Oreskes et al.,

1994: 643

)

強烈表示以實際結果與模型的模擬結果相符去確證模

型為真的論證犯了肯定後件的邏輯謬誤,同時簡短地表示雖科學哲

學中韓培爾

(

Carl Hempel

)

式的確證理論中以例證

(

instance

)

確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