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555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555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司法互助是公平審判的化外之地?

555

入個人權利保障的三維取徑,皆更具理論上的說服力與實務上的可行

性。畢竟,一旦涉及境外取證,必定存在內國法與外國法的差異問題,

而不論是垂直差異或水平差異

(上文貳

一),都有可能有意或無意製

造出次等刑事被告。然而,法治國的刑事司法程序,總有一些不能放

棄的法治程序保障和公平審判要求,我們絕不應縱容司法機關向被告

宣示:由於對你的指控是基於境外取得證據,因此你無法像其他國內

被告一樣享有這些基本程序保障。

對於上開建議,最大的疑慮可能在於如何探求最低權利保障的內

涵。然而,單單這點質疑,還不足以作為大方向上反對個人權利保障

取徑的充分理由。鑑於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人權法的超國性發展趨

勢,諸多實體與程序權利保障的國際共識已經逐漸成形。儘管還是無

法避免存在一些尚待釐清的邊界案例,但猶如比例原則也存在邊界案

例一樣,並未因此撼動其作為審查國家公權力干預的基本原則之地

位。更何況包含本文所示例證在內的絕大多數案例,根本不存在邊界

案例的問題,不管是禁止使用酷刑手段或刑事被告受律師協助權或對

質詰問權等,早已是當代法治國的共同原則及各國際人權公約揭示的

基本要求──包含具我國內國法效力的公政公約。在我國批准兩公約

並通過兩公約施行法後,和國際人權發展接軌的道路已經豁然暢通,

而司法互助案件之刑事被告,同樣應該受到公政公約第

14

條之公平審

判的保障,也是規範上的當然結果。

58

回到前文案例。在垂直差異的例

1a

和例

1b

以及水平差異的例

2

不論是不正訊問之禁止、人身自由拘束之法官保留原則及逮捕後之通

知或被告質問權的保障,皆已成為各法治國內國法及國際人權公約揭

58

關於如何以國際人權公約

(

如歐洲人權公約、公政公約

)

的人權保障要求,尤其是

公平審判條款,作為跨境追訴刑事案件不可悖離的基準,可參閱

Gless

教授一系列

的研究成果

(

2006, 2013a, 2013b, 2014a, 2014b

)

,另參見

Ivory

(

20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