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4期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557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557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司法互助是公平審判的化外之地?

557

兩名被告是否受到我國憲法、公政公約及刑事訴訟法所揭示法治程序

公平審判的基本權利保障。

伍、預防性的合作取證模式

──

代結語

最後,本文回顧先前案例,建議應以事先介入並避免程序歧異的

預防性取證措施,作為司法互助案件的司法處置方針,代為結語。簡

言之,立法機關擬定司法互助法、偵查機關進行雙邊司法合作及審判

機關面對境外取證案件時,為了避免受請求國純粹依照其內國法來取

證,甚而造成依審判地法證據無法使用之結果,因此,應該盡量採取

事先介入、共同取證的合作模式,代替目前任由受請求國自行取證的

片面模式。由於兩國之間程序法及證據法之歧異,在提出請求及進行

取證之際就被顧慮且設法避免,因此才稱其為預防性取證措施。畢竟,

從我國和國際的司法互助實際案例可知,一旦等到「生米煮成熟飯」

時,才來考慮證據使用問題,經常是為時已晚,屆時無論是依照哪種

準據法

(取證地法說、審判地法說或區分說),都難有圓滿結果,而前

述人權保障取徑也僅能消極地防止某些低於最低標準的證據使用情

形,並不能積極地促進證據的可使用性。

Stojkovic

裁判為例,細讀案例可知,本案法國司法機關其實可

以藉由更為積極的作為,事先就避免被歐洲人權法院宣告違反公約的

敗訴結果。由於比利時與法國已經針對

Stojkovic

涉嫌的珠寶店搶案進

行個案之司法互助,而比利時警方訊問

Stojkovic

的過程,也容許法國

承辦的調查法官在場介入;既然法國司法互助請求書已經載明

Stojkovic

是可以得到律師協助的嫌疑證人,至遲在

Stojkovic

要求這項

依照法國法享有的程序權利之後,比利時和法國就應有所警覺而促成

其權利實現。由於系爭的是法國法,未來審判地也是法國,因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