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2期 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66 / 176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66 / 176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166

歐美研究

上留下痕跡,它因而成為一個人持續的情緒方向或主導他的熱情的

記號。吾人經由表情的運動所完成的內心表達,因而仍是科學可及

的研究對象。

14

馮特既反對將面相學單單應用於對人之性格的實用論斷,也不

贊同情緒表達的身體運動只是純粹的生物學現象。相對的,他在藝

術的展演中,找到面相學應用的正當領域。並宣稱面相學的研究可

以不只是基於外表的猜測,而是能對其運作的心理學原則進行科學

的研究。在面相學的藝術應用方面,馮特得益於

Johann

Jakob Engel

(

1741

-

1802

) 在《戲劇的理念》(

Ideen

zu

einer Mimik

,

1785

) 與

Emil

Harleß

(

1820

-

1862

) 在《雕塑解剖學教本》(

Lehrbuch

der

plastischen

Anatomie

,

1876

) 中的研究成果甚多。

Engel

是戲劇學家,戲劇必須

借助演員的表情與身體姿態來進行思想與情感的表達,

Engel

因而

嘗試從過去所有的創作中,抽象出特定的表達規則 (見圖

2

)。而

Harleß

則認為,若我們要雕塑出像拉奧孔 (

Laocoon

) 那種在快被蛇

絞死前的掙扎與痛苦的表情,就要對人的表情進行臉部肌肉等身體

表現的研究,以理解要如何透過嘴型與眼晴等臉部肌肉的表現,來

14

面相學對於理解人類內心的重要性,在馮特之前也早為哲學家所知。像康德在《實

用人類學》中,就想在

Porta

Lavater

的觀點之外,討論如何以面相學這門做為

「從一個人可見的面部形象,也就是從他內心的外部表現來做判斷的技藝」,來

說明個人的性格。黑格爾甚至在《精神現象學》中,把面相學放在他論主觀理性

之觀察理性的最高階段,認為這種「對自我意識與其直接現實的關係的觀察」,

是比觀察思維的邏輯或心理學規律更高的精神發展。不僅在哲學方面,在科學方

面人類情緒表達的重要性,也受達爾文的高度重視。達爾文在前揭書《人類與動

物的情緒表達》中,嘗試提出一種關於表達運動的生物學理論,他將此解釋成是

一種「根源性的行動殘留」。亦即,任何特定的情緒表達都是一早先具體的目的

性行為的弱化與殘留。例如憤怒的表達即是攻擊運動的弱化圖像,害怕則是防衛

的弱化。這是行為主義的研究根源,亦即想從行為的殘留來理解人類情緒等的心

理活動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