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78 / 20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78 / 20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178

歐美研究

多注意力。就例如在科索沃,歐盟從

2010

年起藉由穩定與交往程

序對話機制

(

Stabilisation and Association Process Dialogue; SAP Dia-

logue

)

下的「公民社會對話平台」(

SAP Civil Society Dialogue

)嘗試

直接聆聽公民社會的政策意見

(

Commission, 2010: 8; TACSO,

2010: 1-7; Verheij, 2010: 87-91

),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歐盟

與公民社會的對話則由

2011

年啟動的「關於司法改革的有序對話」

(

Structured Dialogue on Justice

)

獲得實現

(

Commission, 2011a: 11;

EU Delegation to Bosnia and Herzegovina, n. d.: 3

)。

不過即使如此,歐盟為加盟候選國公民社會培力的相關措施仍

有進一步改善空間。首先,歐盟至今仍然欠缺一套能將公民社會整

合進加盟談判程序的長期策略規劃,蓋從現實政治的角度而言,加

盟候選國的政治菁英有強大動機將其本國之公民社會團體排除於

加盟談判之外,壟斷談判程序

(

Kmezić, 2015: 26-27

)。再者,

IPA

架下對於公民社會團體的扶助方式,以往由於過度依循歐盟官僚行

政邏輯,公民社會團體必須耗費大量勞力時間撰寫計畫書爭取歐盟

補助,反而減損其推動改革的能量

(

Ergun, 2010: 514-516; Uzunha-

san, 2014

)。

值得注意的是,在歐盟與蒙地內哥羅目前正進行的加盟談判中,

歐盟已成功促使蒙國政府將該國之公民社會納入成為正式的談判

成員

(

Commission, 2016d: 9

)。而土耳其政變被弭平後該國公民社

會團體遭受強力打壓,歐盟為此創設了「

Sivil Düşün

(

Think Civil

)」

計畫,更彈性地為個別志願工作者提供免除繁複申請程序的金錢援

(

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 2017: 33; Youngs & Echagüe, 2017:

26

)。此些發展都顯示歐盟已經逐步找到更有效強化加盟候選國公民

社會的措施,值得後續研究持續觀察其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