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42 / 20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42 / 20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142

歐美研究

身的歷史淵源,以澄清其作為歐盟價值秩序保障機制的制度定位。

而歐盟的價值秩序為何需要透過審查申請國的內國憲政秩序加以

保障亦非自明之理,故以下優先述之。

貳、歐盟價值秩序與會員國憲政秩序的交互影響

關係

國際組織為加盟設置政治層面的資格條件並非罕見。創建歐洲

理事會

(

Council of Europe

)

的歐洲理事會規約

(

Statute of the

Council of Europe

)

4

條對會員資格所設條件即包括恪守法治原

則。甚至,以軍事合作為核心事務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

the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

於接納新會員時亦要求申請國進行具

體的民主改革

(

Sjursen, 2004: 691-693

)。

然而歐盟為加盟申請國設定政治層面的資格條件,並非僅出於

理想主義、組織聲譽或組織運作有效性等考量。如前所述,哥本哈

根標準的提出,其主要動機乃在捍衛歐盟的價值秩序。

以捍衛價值秩序之名對申請國的政體與憲政設計提出指導方

向與改革建議,其正當性必須建立在「會員國憲政秩序的

(負面)

化必然將影響歐盟價值秩序」的前提上。惟若檢視歐盟關於加盟的

相關條約規範,似乎無法立即得出此一結論。

歐洲聯盟條約第

49

條規範加盟程序。其第

2

項明定,加盟以

加盟條約

(

accession treaty

)

作為法律基礎,且加盟條約可對歐盟基

礎條約做必要的「調整」(

adjustments

)

(

European Union, 2016: 43

)。

然而若將第

49

條所規範之加盟程序與第

48

條之條約修正程序相對

照做體系解釋即可知,加盟程序不得成為變相的條約修正手段。換

言之,依據加盟條約而對歐盟基礎條約所做之必要調整,不得產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