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37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37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裴爾士難題以及邏輯情操

437

接著讓我們開始介紹裴爾士對於機率的看法。在他看來,機率

理論不過就是量化地論述的邏輯科學,機率問題就是廣義的邏輯問

題;機率問題旨在從一組給定的事實出發,去決定出某個可能發生

的事實的數值機率;這等於是在問說:這組事實若是被當作證據

(作

為前提),對於證明此可能事實

(作為結論)

有多大的價值。數值一

與數值零分別用以標示出一個假設的「確切為真」與「確切為假」,

而在一與零之間的數值則可以籠統地說成此假設往「確切為真」或

「確切為假」傾斜的程度

(

Peirce, 1992: 144

)。

儘管我們在形式上可以如此來界定機率推論與機率數值,但是

機率數值的意義仍舊需要被辨明。裴爾士承接洛克在《論人的理解

力》(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

中的論述來指出:

在邏輯心靈中,一個論證總是被設想為一類論證中的一個成

員;這類論證中的每個論證皆以相同的方式被建構,而且使

得:當前提為真實事實時,結論也是真實事實。如果這論證

是直證的

(

demonstrative

)

,則結論總是為真實事實;如果這

論證只是或然的

(

probable

)

,則結論在大部分情況下為真實

事實。如同洛克所說的:高度或然的論證「在大部分情況下

攜帶有真理。」

(

Peirce, 1992: 146

)

以此論述為基礎,兩個機率數值的差別就在於,在頻繁使用兩個不

同類型的推論時,其中一個類型的推論會比另一個類型的推論更常

攜帶有真理

(這裡的「真理」指的是「真結論」)。裴爾士認為,這

兩個推論類型的不同機率數值之「實在與可見的差別」(

real and sen-

sible difference

)

就在於此

(

146

)。

他在此論述基礎上認為:

當我們持續不斷地做出所給定之類型的一個又一個推論時,

在最初十個或百個案例中,成功的比例可預期將顯現出相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