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304 / 45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304 / 45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304

歐美研究

際法而來之能力;(

5

)

參照權力

(

referent power

):基於調停者與爭

端各方之關係而來,使爭端當事者願意接受調停之能力;(

6

)

資訊

權力

(

informational power

):調停者居間傳遞訊息之能力。權力因

而被視為調停的根本要素,具有權力的調停者有更多管道影響衝突

雙方的決策者,其所提出的方案較易為衝突各方國內民意所接受;

近期研究更認為,此等權力對於促使爭端雙方獲致可接受的方案而

言日趨重要

(

Carnevale, 2002: 33; Heemsbergen & Siniver, 2011

)。

第三方與爭端雙方接受調停的意願至為關鍵,而成本效益考量

是包括調停者之各方願意出面或接受調停的主要考量

(

Terris &

Maoz, 2005

)。扎特曼與杜瓦認為,第三方願意出面調停的原因,主

要係避免情勢升高並維持和平,確保本身利益,同時擴大其影響

力。至於衝突雙方,也是基於本身利益考量,認為調停可能會帶來

比直接衝突更佳的結果。其次,爭端雙方可能擔心若不接受調停,

則未來與第三方之關係可能變壞,故而接受調停

(

Zartman &

Touval, 1996: 447-448

)。

就調停的策略而言,柏克維奇指出,依介入程度的不同,調停

者通常可運用三種策略

(

Bercovitch, 2009: 347-348

):

(

1

) 溝通—促成型策略

(

Communication-facilitation strategies

):

這是介入程度最低的調停方式,調停者通常採取被動角色,傳

遞訊息至爭端雙方並促進合作,但對於調停的過程與議題的實

質討論較不具有控制力。

(

2

) 程序型策略

(

Procedural strategies

):此項策略使得調停者可以

對於調停的過程具有較正式的控制力。調停者通常將控制會談

程序、控制會談對雙方選民的影響、控制媒體曝光度、控制相

關資訊的流通、乃至於衝突雙方對於資源的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