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3期 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302 / 45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302 / 45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302

歐美研究

壹、前言

國際空間及國際參與是我國民眾及政府關注的重大議題,而關

於聯合國的參與,由於該國際組織本身的象徵與實質意義,更成為

焦點。我國自

1971

年退出聯合國後,由

1993

年開始,我國政府採

取不同策略以重新參與聯合國,然其成效則受到國際組織本身、國

際與兩岸因素、及我國國內因素所限制。近年來,我國對於聯合國

體系下的國際組織改尋求「有意義參與」(

meaningful participation

),

推動加入世界衛生組織

(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國際

民航組織

(

International Civil Aviation O

r

ganization; ICAO

)

及聯合

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

(

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UNFCCC

)

等聯合國專門機構與建制。自

2009

開始,我國以觀察員

(

Observer

)

身分出席世界衛生大會

(

World

Health Assembly; WHA

),而

2013

9

月以主席「特邀貴賓」(

Invited

Guest

)

的身分,出席國際民航組織大會,可以視為我國尋求「有意

義參與」聯合國體系之主要成果。

除了我方策略轉變外,其他國家、尤其是美國對我國之支持以

及中國大陸的至少不反對,最終促成國際民航組織理事會主席的此

項邀請。本文將以我國本次獲邀參與國際民航組織大會作為個案,

分析我國參與的策略以及美國的角色,並以此探究未來我國參與不

以國家身分為先決條件的政府間國際組織時,可以採行之策略。經

由國際談判的相關架構分析,本文認為,美國在我國本次參與國際

民航組織大會之個案中,扮演「促成者」(

facilitator

)

的角色,一方

面給予我國必要支持,另一方面也協調並幫助我國爭取其他國家、

包括中國大陸的支持,而兩岸關係的相對和緩也發揮重要作用。本

文以政策分析的觀點,將依序探討我國近年「有意義參與」國際民

航組織之策略、美方對相關議題的態度、中國大陸的策略重點等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