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489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489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美國重返亞洲對中日兩國戰略競爭的影響

(

2011-2016

)

489

三、美國重返亞洲對中日戰略競爭之影響的安全困

境邏輯

針對美國重返亞洲對中日戰略競爭的影響,不論是在之前或之

後,安全困境理論皆可做為解釋該現象的理論基礎。首先,在華盛

頓尚未採取重返亞洲與亞洲再平衡策略之前,北京與東京之間的安

全困境問題原本就已存在。中日雙方不僅都關注東亞的權力分布狀

態,同時也都在乎誰對此水域與空域具有更強的投射能力。另外,

因歷史因素所造成的互不信任與相互敵意,以及對臺灣問題不同的

看法,只要其中一方對另一方造成威脅,或是讓對方感受到威脅,

另一方必然採取反制措施。不論是中國應對日本或日本應對中國,

雙方的思維與邏輯是一致的,東亞區域的緊張情勢將因此升高,致

使安全環境陷入危險

(

Christensen, 1999: 50

),例如中方即擔心日方

戰區飛彈防禦系統的部署、軍費分攤的提高,以及海外派兵的實施;

日方則擔心中方之發展軍事現代化、對臺灣進行統一,以及在南海

擴張勢力範圍。為了克服此一問題,並減少雙方發生軍事衝突,甚

或是戰爭的可能性,美國軍事力量必須常駐在東亞,特別是日本,

用以壓制中日兩國安全困境的發生,防止兩國關係走向惡化,進而

穩定東亞的安全

(

Brooks, Ikenberry, & Wohlforth, 2012/2013: 38-

39; Christensen, 1999; Mastanduno, 2002: 196-201; Mearsheimer,

2011: 33; Shirk, 2007: 262; Sutter, 2006: 63-65

)。而美國軍力的駐

守與美日軍事同盟便是以雙重壓制的力量來遏止中日安全困境,包

括透過美日同盟以制衡中國對日本的安全威脅

(第一重壓制力量),

以及反對日本的再軍事化以避免日本對中國造成刺激與威脅

(第二

重壓制力量)

(參照圖

1

)。換言之,就華盛頓的角色來說,它是北京

與東京之間的「平衡者」(

balancer

),發揮著「平衡」(

balancing

)

作用——當美國覺得中國與日本之間的衝突太過於激烈,而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