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ground Image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330 / 450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330 / 450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330

歐美研究

不同來進行一些調整。如果要用非締約國身分參與,現階段很難獲得

締約國及理事國的共識;此外,我國也無法以國際組織之身分參與

(謝

佳珍,

2013

)。

目前看來,我國對於未來參與國際民航組織的身分仍有些不確

定,而在持續參與、及時參與和全面參與等面向上,本次雖得到部分

程度的滿足,但仍有後續努力的空間。如本次率團參與會議之民航局

長沈啟返國後在立法院表示,本次我國以特邀貴賓的身分與會,所受

到的待遇與觀察員相同,有助於我方了解全球空中航行安全計畫及全

球飛航安全計畫,並與相關部門及成員國建立後續聯繫管道,可以算

是收穫;但另一方面,我方尚未能獲得國際民航組織承諾平時就會將

即時資訊提供給我們。

25

未來我國在積極尋求觀察員地位的同時,也

應尋求加入國際商業航空委員會

(

International Business Aviation

Council; IBAC

)

等與國際民航組織相關之專業技術委員會

(

Glaser,

2013: 48-49

)。

26

就此而言,如何透過國際對話與合作,進一步定義我國之「有意

義參與」有其必要性。如前文所討論,「有意義參與」原先指涉我國

對特定的國際組織提供財政以及技術方面之貢獻,近年來美國也特別

提到臺灣可以由此等合作關係中獲得實際利益。因此,「有意義參與」

一詞對臺灣及該特定國際組織而言,是互惠互利的。這樣的互惠互利,

需要時間形成,而臺灣方面也應繼續讓其他各國了解,有必要讓臺灣

實質、持續、及時、與全面地參與國際社會。美國國務院於

2013

8

25

交通部民航局長沈啟答復葉宜津委員

(

2013

10

7

)

,立法院第

8

屆第

4

期交通委員會第

5

次全體委員會議紀錄

(

立法院,

2013b: 226-227

)

26

葛來儀即認為,國際商業航空委員會本身為一設址於蒙特婁的國際非政府組織,且

具有國際民航組織觀察員地位,對於建立國際商業航空規範扮演一定的角色。我國

如能加入,不僅有助於獲得飛安資訊,也可以向國際社會展示我國有意義參與國

際民航組織的決心。請參閱

Glaser

(

2013: 48-4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