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515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515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美國重返亞洲對中日兩國戰略競爭的影響

(

2011-2016

)

515

民意對新安保法案的立法通過則是呈現了態度分歧的狀況,而且傾

向反對的民意甚至是高於支持的民意。根據日本朝日新聞於

2015

9

21

日所發布的民調顯示,

51%

的日本民眾是持反對的立場,

持支持立場的日本民眾則是

30%

74%

的日本民眾認為安倍內閣並

未善盡向大眾解釋該法之立法的職責;安倍內閣的支持度則滑落至

35%

,不支持度則上升至

45%

(

“ASAHI POLL,” 2015

)。若干批評亦

指出,日本政府除了未向民眾做清楚的溝通與解釋之外,首相安倍

晉三只是利用國會席次的優勢而強行通過新安保法罷了。而就美國

的態度而言,當日本眾議院於

2015

7

月通過新安保法時,國務

院僅表示美國無法評論該法案,因為此乃日本的國內事務。然而國

務院也認為,日本長期以來一直是美國最重要的亞洲夥伴,因此美

國會尋求加強與日本的夥伴關係,特別是軍事防衛上的合作

(

U.S.

Department of State, 2015

)。然而,當日本參議院於

9

月通過新安保

法時,美國則表示歡迎

(

Sieg, 2015

)。就以上美國的反應看來,華盛

頓歡迎並且支持東京通過新安保法案,如此的態度的確也與先前美

國在防衛合作指針、釣魚臺列嶼主權爭議,以及集體自衛權解禁等

議題的立場一致。事實上,美國在以上議題所呈現「歡迎、支持」

日本的態度,確實是為了回應中國的崛起,以及它的快速軍事現代

(陳亮智,

2017

91

)。而這樣的動作,無疑也成為北京在邁向軍

事強權上的一道嚴重障礙。

伍、結論

在本文的論證當中,傳統上被認為是最具有抑制中日兩國發生

軍事衝突的美日軍事同盟,在美國重返亞洲並尋求強化美日軍事合

作之際,根據安全困境的理論邏輯,華盛頓反而鼓動、激化了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