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34 / 148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34 / 148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134

歐美研究

二點嚴謹驗證而言,在科學哲學的發展中可觀察到

Mayo

所提出嚴

謹驗證的定義是以證據對欲考察的假說達到更高機率驗證,但她的

理論缺乏操作的定義,僅提供事後的合理化判準。同樣的,帕克

(

2009

)

關於檢定或驗證的看法中僅能原則性的提出數個實作上的

配適性要點,或實作上常用的樣本外檢定

(

out-of-sample tests

)

(如

2009: 238

之例所示)。樣本外檢定在各學科的實作中皆被廣泛使用

為預測準確性的檢測,故可用來作為模型預測目的的判準,其他各

式統計方法也可視為處理模擬值與觀察值之間誤差所產生的不確

定性。但是就說明的目的而言,我們認為不僅是

Parker

,本文所探

討的數位科學哲學家皆極少論及氣候科學說明的部分。雖然諸位學

者所提出的論點可看作最佳說明推論

(

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

nation

),但是他們皆極少論及因果關係或起因解釋。以帕克

(

2009:

241-243, 246-248

)

為例,她甚至用「理由」(

reasons

)

一詞多於「原

因」(

causes

)。

19

該文並無明確指出氣候模擬模型的說明目的是因果

說明或者是最佳說明,甚至她認為氣候模型的評價是以預測目的為

主,學者應追求對變數預測的準確度,使預測值的誤差是在可接受

範圍之內。故以目的適切與嚴謹驗證下的模型是否合理地說明氣候

現象,尚需更多的論述來佐證。以

IPCC

報告為例,指出我們應追

求估計是「可信的」(

credible

)、「合理的」或「似真的」(

plausible

),

模型作用則在於提供合理的數量估計,而洛依德的討論可以被重新

詮釋為「今日的氣候模型是適切於提供未來氣候變遷特定面向『可

信的』或『合理的』估計值的目的」(

2009: 246

)。當氣候模型的估

計值是可信的,我們可以「相信」模型中的理論要素在許多層面上

掌握了大氣變化的基本物理

(

capture the basic physics

),故我們可接

19

參見

Donald

Davidson

(

1963

)

的經典之作中「起因」與「理由」之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