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135 / 148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135 / 148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氣候模擬模型的確證問題

135

受模型的預測是合理的

(

2009: 246-247

)。但是我們不能據此認為該

作者,或是認為我們可以宣稱該模型有可能掌握了完整的大氣因果

結構,至多僅能由此歸納出模型的部分「起因路徑」(

causal paths

)

「副結構」(

substructures

)

與真實近似。

對複雜的大氣現象僅有局部的理解是科學的事實,並不表示實

作上科學的不可知論。美國國家科學院與英國皇家學會兩大學術組

織共同編輯的文件《氣候變遷:證據與肇因》(

Climate Change:

Evidence and Causes

)

中強烈的認為科學家們已經得出全球暖化的

證據,並認為人類活動所造成的溫室效應是主要之原因,但同時也

提及雖氣候模型對現象的解析能力從

1960

年代起就穩定提昇,但

模型間的差異有其不確定性,因而無法確認哪個預測方向較為完善

(英國皇家學會與美國國家科學院,

2015: 19-20

),這種看似互相矛

盾的看法其實並不相違背。雖然模型對於完整大氣體系的模擬上有

不足之處,但若模型設計的目的是針對溫室效應造成全球暖化的起

因路徑,且合理的推論出此起因路徑,則我們可以相信此假說「溫

室效應是造成全球暖化的原因」在模型中獲得確證。

陸、從模型中學習

從上述的說明,我們可以了解對氣候模擬模型本質的不同看

法,反映出對模擬模型之確證觀念的差異。雖當代學者們皆視模擬

模型為啟發與表徵工具,但對於如何藉此確證模型則有不同的看

法。由悲觀地否定

(歐蕾斯柯斯),到以經驗適切

(洛依德)

和目的

適切

(帕克),本文所述的這些不同的方法論立場,似乎意味「虛構」

的模型並非是通往真理的道路,但是我們實是樂觀積極的說明模型

在科學實作的重要性,以氣候模擬模型而言,其在大氣現象研究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