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季刊 第45卷第4期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748 / 774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748 / 774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748

歐美研究

族、性別等具有貶抑效果之結構,曾經長期為人權團體所批評。公

約第

3

條的適用,重點並不若第

14

條在於「類比」之後的差別待

遇,而是要求國家具足相關保護意識並積極立法或執法,使社會上

容易被壓迫的一群能夠擺脫恐懼或屈辱。而該條文「最低嚴重性」

審酌重點之一,即在於院方對「格外弱勢」之認知。從前揭對兒少、

家暴被害人與人身自主遭強制剝奪之孕婦等案例,可知院方逐漸認

識到這類被害人精神煎熬之苦,以及渠等於社會上最低程度之平等

尊嚴遭貶抑的嚴重性。其中,

R.R.

Valiuliené

對心理傷害的認定,

尤為顯例。不過,相較於建立固定類型,歐洲人權法院更傾向於個

案審查,確立系統性保障失靈於特定情境中惡化弱勢處境的問題。

如此手法,或許更適合多元的歐洲,為歐洲人權法院保留一定的彈

性。

同時,院方也進一步藉公約第

3

條之適用,發展第

14

條譴責

系統性歧視之功能。就種族暴力案件,第

14

條參照第

3

條因而得

要求國家調查行兇動機是否含有種族歧視成分;對家庭暴力案件,

則動機成為次要,第

14

條參照第

3

條並成為譴責被告國境內具有

一定規模且系統性之性別歧視。易言之,後者追究的是間接歧視,

意即無關乎私人行兇是否帶有性別歧視,而是國家在家暴防治整體

成效不佳,間接使家暴被害人之正義無法伸張。

系統性歧視的構成,不必然出於私人或國家之故意,惟國家縱

容或默許私人間之加害行為,即成現實社會不平等之幫兇,涉及間

接歧視。若以

Eremia

之間接歧視論為中心,則本文討論之案例,

皆涉及歐洲人權公約第

14

條參照第

8

條亦得保障之權利。惟公約

14

條參照第

8

條尚廣泛適用於經濟社會權利,在公約體系中,

顯然不足以反映國家保護系統失靈對特定族群生存條件的嚴重衝

擊,也可能與國際人權保障標準略有落差。在傳統上為公約第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