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Previous Page  507 / 142 Next Page
Information
Show Menu
Previous Page 507 / 142 Next Page
Page Background

美國重返亞洲對中日兩國戰略競爭的影響

(

2011-2016

)

507

日兩國也進行了「

2015

黎明閃電」(

Dawn Blitz 2015

)

的聯合軍演,

演習科目則包含奪島戰術演練及艦砲實彈射擊

(林翠儀,

2015

)。

本文認為,以上一系列的美日聯合軍演,其目標多是指向中國,

情境則是釣魚臺列嶼可能被解放軍海軍所占領。此系列的聯合軍演

與時機又極為吻合,即發生在列嶼諸島主權爭議不斷,而中國海軍

又努力嘗試突破第一島鏈之時

(

Scott, 2015: 131

)。對美日而言,以

日本所屬島嶼為敵人軍事占領,於是規劃由美日聯手以武力奪回;

美軍著重在培養日本自衛隊的兩棲登陸進攻作戰能力,以利於增進

其海上奪島作戰與海外作戰部署的能力。然而,對中國來說,美日

兩國在日本周邊海域的軍事行動,非但無益於東亞的安全穩定,反

而製造動盪與破壞穩定。對此,北京必須聲討美日聯合軍演。在中

日雙方嚴重的互信不足下,美日又共同加強對釣魚臺列嶼的軍事狀

況演練,如此只會引來中國更大的猜忌與不安。此非但無益於中日

安全困境的舒緩,反而越是加深兩國的戰略競爭。

此外,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發展是,除了由美日兩國所進行的聯

合軍演外,近來由美國與其盟邦、非盟邦之間所舉行的三邊

(或多

邊)

聯合軍演,次數與頻率大幅增加。包括

2014

7

月與

2015

10

月,美國、印度與日本在位於印度南部的欽奈

(

Chennai

)

東方海

域舉行代號為「馬拉巴演習」(

Malabar Exercise

)

的聯合軍演

(童倩,

2015

)。

2015

7

月,日本首次參加由美澳兩國於澳洲北部霧灣

(

Fog

Bay

)

所舉行的聯合軍演,演習項目即是從敵人手中奪回被占的領土

之登陸作戰聯合演練

(〈日首次參加美澳軍演〉,

2015

)。

2015

6

月,與中國在南海發生主權爭議的菲律賓,則分別與美國、日本在

南海具有爭議的島嶼附近舉行聯合軍演

(「南海情勢緊張」,

2015

)。

另外,隨著南海主權爭議的加劇,中俄兩國宣布,

2016

9

月,兩

國於南海舉行「海上聯合

2016

」的聯合軍演,以抗衡美日澳在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