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312 歐美研究 察,經驗給予了我甚麼理由,讓我有合理性,去促使接下來的判斷、 情感反應或行動。合理性在這裡聽起來是很高的層次,但如之前所 說,動機關係有分不同等級。除了最高符合一致性的合理性,底層 的「合理性」像是情感、慾望、本能的動機觸發,也是在經驗中給 予並觸發我們:自我受到情感的觸發,促使了一個想法或做了甚麼。 我們可以用例子來說明低層的合理性 (動機促使)。癮君子雖然 被人覺得「不理性」(當人考慮健康的因素和醫學報導),但在第一人 稱經驗當中,習性動機觸發的力量很強,主體在這股力量的促使下 去拿菸。就經驗給予她/他的,對她/他來說,是「合理的」;因 為意識經驗提供了她/他強度足夠的動機去這麼做。她/他並非憑 空雜亂無章地去做。在意識結構中,一個經驗中可以存有不同的傾 向和觸發動機,胡塞爾形容它們各自有不同的「重量」(Gewicht/ weight);力量強的會壓過力量小的。透過練習,我們可以建立一個 抵抗吸菸的動機,當抵抗吸菸的意識傾向 開始大於吸菸的習性傾 向時,停止吸菸的動作就會產生;因為促發我身體的不再是吸菸的 傾向,而是力量較強的停止拿菸。 類似於此,我一方面知道,對方是不具有心靈狀態的機器人, 但知覺經驗中給我的各種觸發,像是語言、身體動作,仍會輕易地 引發和促使我透過認知習性去理解和給予語意上的詮釋。對方只是 機器人之存有信念的傾向,與出於習性詮釋對方為語意的傾向,並 非互斥,而是共存。即使我由此獲得資訊以及娛樂,也不代表,對 方就「具有思想」。 人的意識生活受語意的形塑很深,語意滲透在我們的認知習性 中。在我們的日常生活的知覺經驗中,語法和語意、面部表情和意 象,像延展於空間的形狀或具體的聲音 (不涉及內容),還未考慮在第一人稱經驗中的 顯像。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