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人工智慧是否具有思想 311 方身體那邊一般」(152)。皮膚和五官表情擬真的機器人,讓我們更 容易進入情境,把他視為彷彿真人一般。即使是非擬真的社交機器 人,也透過具體的聲音和身體,將虛擬性實在化到現實的社交互動 之中。 想像意識的作用在日常生活中層出不窮。像是看電影時,我們 知道,這是虛構出的故事,但我們同樣會感到害怕、緊張、陷入憂 愁或愛情。我們對現實性清楚的掌握,不影響我們融入劇情。現象 學會這樣解釋:想像力的作用就猶如知覺一般;所有知覺有的作用, 想像力也都有,只是是以「彷彿」(Als-ob / as if) 的模態 (Husserl, 1972: 197)。胡塞爾在描述看到人偶時的知覺經驗寫道: 我們雖然「知道」,這只是假象,但我們無法克制,我們彷彿 看到了真人。伴隨著的概念判斷,訴說著這只是如一幅圖像; 但這概念面對知覺顯像時,是沒有作用的。而我們想要把他看 成現實性的傾向,是如此地強而有力,以至於我們某些時刻真 的想這樣相信。(1980: 40-41) 想像意識擁有宛如知覺一般的作用:「彷彿」的認知、「彷彿」的 存有設定、「彷彿」的情感觸發,甚至是「彷彿」的現實性 (QuasiWirklichkeit / quasi-reality)。即使只是彷彿的模態,對我們的意識 經驗,卻仍會起一定程度的作用。 對現象學的進路來說,我們不從第三人稱全知的觀點,去決定 現實性 (Wirklichkeit)21 為何。而是從第一人稱經驗的觀點,去考 21 在胡塞爾的脈絡中,德文Wirklichkeit 和Realität 雖然英文都是對應為reality,但兩 者有不同意思。Wirklichkeit,我翻為「現實性」,與第一人稱經驗中的明證性 (Evidenz) 引導有關;我透過經驗裡被給予的線索,去進行相應的現實性設定,也就是相應的存 有設定。像是眼前的人像不確定是真人還是玩偶;若知覺中真人的顯像具有比較高的 說服力,我便會下「可能是真人」的判斷。而Realität 是「實在性」,指涉到客體對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