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308 歐美研究 思 (cogito),而是擁有具體肉身、時間老化、在世界與他者之間相 互影響中形成。 伍、外在身體擬真的互動,是否就代表機器人「具 有思想」? 圖靈透過模擬遊戲 (imitation game),17 去探討機器和人類之 間的差別;並試著回答「機器是否可以思考」的問題 (Turing, 2004: 441)。圖靈的進路是由外部行為去歸屬思想活動。18 以圖靈的模擬 遊戲為起點,我們讓機器人走到戶外和觀察者互動。就如同現在已 17 圖靈測試中的模擬遊戲中是這樣三個人的:A和B 分別和關在房間內的C透過電報 的方式交流。A是男性,B是女性,但C不知道。C在遊戲中要透過寫電報的內容, 去猜測個別的性別。遊戲中最主要的機器人測試在於,A由機器人來扮演,看能不能 讓C在沒察覺異樣的情況下去玩遊戲。如果C沒有察覺異樣,那扮演A的機器人就 可說是通過了測試;我們就可以說A是可以/具有思想的。C和A並沒有實際面對 面,而是只有寫電報。 18 圖靈測試顯示了對思想本質考察的不足,並引發了許多哲學家的評論。像是戴維森對 其測試進行了修正,認為受試者要在戶外,讓觀察者有足夠的時間去和受試者親身互 動並考察他和外在環境的互動關係。戴氏分析在甚麼樣的條件下,我們──作為觀察 者──可以合理地將受試者詮釋為一個思想者。透過觀察對方和世界對象互動的因果 關係,以及透過實際交流去觀察其語言和思想的歷史性;藉此檢視對方是否真的具有 相應於其語言的心靈狀態。並且,對戴氏來說,一旦我們真的有足夠合理性可以將思 想歸屬給對方,就已排除了對方「沒有思想或者其思想全都是錯的」(趙之振,2020: 175) 的可能性。趙之振也探討了這個區分:可以合理地把思想歸屬給機器人、將機 器人視為是有思想的,如此就可以代表,機器人是自己真的可以思想的嗎?透過徹底 詮釋和慈善原則去探討是否能合理歸屬思想給對方,似乎已經假設了,對方思想最大 程度是和諧且對的 (166, 172, 174)。「機器是否能被視為思想者,主要不是取決於機 器與人類外在行為有多相似,而是取決於人類有多大的意願先行把機器看作與自身 (身為思想者) 相似」(172)。接下來的部分,並沒有要進入戴氏的思想探討。但我們接 受戴氏對測試的修正,讓機器人走出來和觀察者親身互動。以此為基礎,我接下來仍 是就胡塞爾的角度,提出現象學的看法。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