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人工智慧是否具有思想 305 胡塞爾表示,意識的確會受到物理自然部分的影響,像是「喝 酒會變開心」(Husserl, 1952: 391)、喝了山道年 (santonin)12 視覺看 到的東西會變黃色、感官感覺要靠著感覺器官和神經才得以可能。 意識和自然是在一個相互的作用之中 (62, 288-289);意識的確某 個程度可以被自然化。我們的心理是依賴於身體的,具有因果關係。 但是,儘管意識有可被自然化的一面,也仍是有限度的。即使 是身體物理的因果關係,我對其仍是有相應的原初經驗 (Husserl, 1952: 391)。就像上面舉的例子,喝酒會產生開心的感受、藥物會 改變視覺顏色,這都是在經驗中原初給予我的;換句話說,我對這 些因果關係擁有第一人稱的直接經驗。自然物理對我身體造成的心 理狀態的改變,我對如此的因果關係仍是有原初經驗。但是,我心 理意識的內容,無法單純透過腦神經的作用來解釋。 自然科學雖然可以解釋精神受物理自然牽制的部分,但無法真 正說明精神的重要之處。在胡塞爾現象學中,「精神」要被視為獨 立的領域來研究。自然無法取代精神在存有論上先於物理自然的優 先性與重要性 (Husserl, 1952: 298)。意識是活生生的,並具有先天 的建構能力,如此的能力並非來自自然的物理生理,而是來自於精 神的層面。胡塞爾甚至主張,自然的地位只是相對性的,真正具有 決定性地位的,是精神。胡塞爾寫道: 當精神在和相關於人格世界自身建構的自然的關係之中,展現 出多重的依賴性時,它的確是透過它的周遭環境所決定,並且 服從自然法則。但是,這不影響它是「絕對的」、「非相對性 的」。(297) 瑟爾所說的自然類,是屬於胡塞爾所區分的動物自然 (animalische Natur / animal nature),也就是靈魂 (Seele) (Husserl, 12 胡塞爾那個年代可以用來治療蛔蟲等線蟲感染的藥物。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