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300 歐美研究 肆、知覺與意識生活 一、人工智慧與人類智慧在知覺系統上的差別:生命 人工智慧的發展,傾向完善功用性的系統知識;盡可能地列舉 出人類認知的各種特徵,將認知活動寫成參數,模擬出涵蓋這些現 象的程式系統。目前模擬的不僅只是人工認知,還有人工道德 (artificial mortality)、擬真的人工運動系統 (artificial sensorimotor), 甚至人工意識 (artificial consciousness) (Gamez, 2008; Reggia, 2013) 等等。當人工智慧將每個人類心智活動都找出理論上模擬的可能 性,只待技術更加純熟和完善;人工智慧是否「具有思想」的差異 似乎也越來越模糊。那麼,人類有別於人工智慧「具有思想」的本 質差異,除了上述所說的原初意識經驗,以及其身體和世界的動機 相關聯等,還有哪些? 一九九○年代瓦雷拉 (Francisco J. Varela) 等人提倡結合不同 科學領域共同研究意識,提出「腦神經現象學」(neurophenomenology) 的計畫 (Varela, 1996; Varela et al., 1992)。他們推動, 在自然科學進行腦神經科學現象學化 (phenomenalized neuroscience) ,而在現象學進行現象學自然化 (naturalized phenomenology)。他們提倡使用四個進路去研究心靈、研究認知:身體性 (emboded)、能動性 (enacted)、延展性 (extended) 以及在世性 (embeded),簡稱4E cognition (Gallagher et al., 2015)。9 認知並非 9 4E cognition的計畫也引起很多討論和批評 (Newen et al., 2018)。身體和世界究竟如 何影響心靈認知,4E 的進路雖然勾勒出了一個研究藍圖,但細節仍是講不清楚的 (Aizawa, 2018)。就筆者的觀察,相較於身體性,時間的因素在4E cognition中,似乎 沒有受到較大的重視。在人工智能的發展中,有個從程式函數模擬到探究運動感知 (sensorimotor) 的轉向 (Butz & Futter, 2017: 61)。運動感知試著模擬行為上的認知, 像是昆蟲,牠們沒有精密複雜的大腦機制,但動作非常靈敏,而且可以相應環境做出 精確的改變。科學家開始探究這種「技術性的認知」為何,因而在目的導向的行為 (goal-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