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人工智慧是否具有思想 299 題從實事、從事物自己去決定。而自我是透過實事自身決定,跟隨 著實事的決定」(51) (粗體為筆者的強調)。由此可知,對胡塞爾來 說,對象意義並非心靈單向的建構活動,而是對象自己會要求我的 知覺,去使對象可以自身如其呈顯。在意識合理的狀態下,知覺會 去配合實事自身的要求。 我認為傑佛斯對胡塞爾內在論式的詮釋過於片面;他用弗雷格 (Friedrich L. Gottlob Frege) 的方式解讀胡塞爾的意義理論,並且 將超驗還原強硬地只解讀為來自笛卡爾 (René Descartes) 傳統的 獨我論 (Zahavi, 2004: 42),而排除其他可能性。視域是意識在時 間內在建構下所產生的經驗結構;雖然此建構來自意識流內在的時 間綜合,卻是對世界和他者開放的,並與主體從日常經驗中獲得的 認知、身體習性、興趣和價值情感有關。雖然數學知識不論對誰或 在哪都絕對為真,但經驗性的知識一定是透過環境因素去規定認知 內容,單靠意向性本身絕無辦法。 除此之外,傑佛斯還提出專家知識,透過亞里斯多德實踐智 (phronesis) 的概念來說明專家技巧性的知識 (expertise skills) (Dreyfus, 2005: 50):一旦人真的學會了、熟練了規則,是在情境的 沉浸與情感涉入 (emotional involvement) 之中去實踐,而非無時無 刻還在將注意力放在規則或優劣計算的判斷上。傑佛斯試著用如此 熟練化、技巧性化的專家知識,來反對智性主義主張的知識論。但我 認為,如果主張是為了說明心靈最原初是非智性的日常經驗狀態, 傑佛斯反而提出了更高的條件去說明經驗與實踐:實踐主體首先要 能認識一定程度的專業規則、反覆熟練,還要能在關鍵時刻真的實 踐出來。但一個小孩在剛學習走路或丟球認識地心引力的時候,身 體就已經開始在訓練如何和世界打交道,並在處境中實踐自身。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