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人工智慧是否具有思想 297 預期被破壞,這個類型化的動機網絡可以被豐富意義、被改變、修 正或強化,一直隨著主體和世界環境的變動而適應和調整。這個動 機網絡在熟悉的日常經驗中,雖然沒有被彰顯,卻是使認知 (也就 是在雜多中統一意義) 得以可能的背景。 知覺的動機網絡與身體運動感相關連,並在對世界開放的關係 之中。一個思維判斷要能夠成立,要回到如此活生生的原初經驗之 中。而原初知覺經驗在發生現象學的考察下,與意識生活中的認知 習性歷史、觸發情感等有關。如此一套活生生的知覺動機網絡,對 「具有思想」來說是必要的。若人工智慧不具有如此第一人稱動機 觸發的知覺經驗,那麼我們就無法說它真正「具有思想」。相較於 人類高層次之自我意識以及反思存有的心靈能力,我認為底層的知 覺活動的結構和意識自發性的內在建構 (也就是意識生活本身),更 能突顯人類心靈和人工智慧的差別。 四、回應傑佛斯對胡塞爾「背景」概念的批評 現象學學者傑佛斯強調,人工智慧在常識 (commonsense knowledge) 上顯得相當不足 (Dreyfus, 1972, 1980)。人工智慧可 以回應艱難的理論問題,但卻無法判斷簡單的日常情境語意。他認 為胡塞爾的現象學不如海德格 (Martin Heidegger) 和梅洛-龐蒂 (Maurice Merleau-Ponty),足以對日常知識提供清楚的說明,原因 之一在於背景 (視域/世界) 概念的差異 (Dreyfus, 2005: 48, 2012: 1, 3-4)。 傑佛斯解釋:雖然胡塞爾會說背景是沒有被察覺到的 (unnoticed)、未彰顯的 (implicit)、隱藏的 (concealed),但事後現象學家 仍可以反省和對象化它,彷彿日常經驗僅僅只是由主體的心靈狀態 所構成 (Dreyfus, 2012: 3)。除此之外,胡塞爾仍把世界當成對象,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