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96 歐美研究 害怕黑暗處的人,對沙沙聲的掌握會比其他不怕黑的人還敏感,是 因為人格觸發的結構不同。我們因而可以看到,身體習性與意識底 層的被動建構之間的關係。意識底層的建構不只是認知性的、情感 性的、人格性的,也是身體性的。由於意識經驗對世界的開放性, 肉身性的建構因而也會透過社群經驗具有文化和社群習性。肉身性 的建構因而也是習性式的。 主體的身體不只是定位在世界的這裡和現在,身體運動感和對 象的顯像也是一種動機關係,胡塞爾稱為「運動感促發」 (kinästhetische Motivationen) (Husserl, 1966: 264)。身體運動感的 歷程,並非單單只關係到認知中的對象顯像,而更是一種「本能的、 驅力的歷程」(2006: 328)。「每個運動感領域自身都是本能的相關 關係」(328)。 對胡塞爾來說,世界和意識是在互相建構的雙向關係中形成。 知覺在動機之動態脈絡中,是對世界開放的。隨著在不同周遭世界 中獲得的經驗,對象的意義內容也會有所不同。胡塞爾說,對溫度 類型的建立,和地理環境有關。像是冷的類型,對溫帶地區和熱帶 地區的人來說,是不一樣的;對熱帶地區來說的冷,在溫帶地區可 能只是涼快。再一個例子,火車在現代是相對於飛機較慢的交通工 具,但在以前是最快的。交通快和慢的類型也隨著社群、技術、文 化有所不同 (Husserl, 1972: 230)。「火車是最快的交通工具」,隨 著飛機的發展,如此的判斷已經不再為真。 世界一方面塑造我的知覺內容;另一方面,我每一次新的認識 和興趣喜好,也同時塑造著生活世界。生活世界也是透過經驗在被 動建構之中,隨著我身體的習慣、需求、喜惡而被類型化的背景視 域。胡塞爾說:「具體的周遭世界之後是充滿意義、有趣的;根據 人格的興趣被分類並類型化」(Husserl, 1973: 56)。隨著新的經驗、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