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人工智慧是否具有思想 293 在《被動綜合分析》手稿中,胡塞爾非常詳細地分析了認知習 性中觸發產生的條件,他提及,除了相似性,和觸發最相關的部分, 其實是在於興趣、情感、驅力等等:「最起作用的動機像是廣義常 見的『興趣』,原初或是已習得的情感評價、本能或較高層次的驅 力」(Husserl, 1966: 178)。相關於觸發的字詞,胡塞爾也會使用「刺 激」(Reiz/stimulus) 。但觸發的法則,並非是物理經驗性的 (empirisch/empirical),而是一種意識本質的 (eidetisch)、先驗的 (apriorisch)、合法則性 (Gesetzmäßigkeit/lawfulness)。我們的肉身 遇到知覺對象,透過感官獲得感覺,這並非由物理刺激造成。肉身 並非如一般軀體在因果制約下產生感覺,而是,身體本身也參與在 觸發的建構之中。胡塞爾稱肉身為一種能力 (Vermögen/ability),代 表著「我能」(ich kann / I can),是一種非常底層、在自我注意力都 尚未發生,就已經有的原初主動性。身體性的我能,因而和觸發有 相當緊密的關係;因為我們透過身體獲得的感覺,都已經是活生生 的意識活動,而非僅是物理因果造成。6 關於類型的想法,似乎人工智慧透過大數據和深度學習也可以 模擬出來。只要樣本和資料夠多,可以找出其中的樣式 (pattern), 將類型內的動機關係參數化,像是模擬出聽到狗吠叫聲會受驚嚇、 身體會往後縮的因果關係。或是透過社會常見的文化規範,也可模 擬出甚麼脈絡下,如何的情感反應是恰當的。但我認為,之間仍存 在著差異。根本的差距在於,意識仍是透由動機所連結的內在建構 自主地運作著;而人工智慧則是以第三人稱外部的角度去做資料類 6 這並非代表,胡塞爾會反對自然科學態度下對人體因果關係的探索。在《觀念二》 (Ideen II) 中,胡塞爾區分自然態度 (naturalistische Einstellung / naturalistic attitude) 和人格態度 (personalistische Einstellung / personalistic attitude)。身體在物理因果法則 制約下的表現,會包含在前者;而身體「我能」的面向,則會屬於後者。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