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92 歐美研究 透過智性的方式;而是,知覺本身的意識結構,就使得對象可以在 背景的襯托下而呈顯出主要的內容,在「雜多」中自身呈顯出「一」。 二、類型化的知覺:意識的底層建構 胡塞爾在晚期發生現象學中,提出了「類型」的概念 (Husserl, 1972: 136, 398-401),來做為部分與整體的內在連結。發生現象學 會考慮意識流中習性的內在建構,以及不同意向性活動之間的動機 連結;沒有一個意識活動是單獨存在的。類型理論表示,知覺總是 已經類型化了的。我們並非單純看到綠綠的、一片片的東西,而是 在知覺中直接看到樹上的葉子。而類型總是已經引導著我們,在日 常認知中去解讀新的知覺內容。 一旦我們第一次透過闡明認識過某個對象後,我們會在意識流 中建立 (stiften/building) 一個認知成果。這樣的建立可以透過主體 主動記憶,但在日常實踐中,這樣的建立往往是被動的,在主體不 費力的情況下就會發生。在意識底層持續進行著的內在建構,是被 動發生的綜合活動。我們可以從胡塞爾的發生現象學中,分析出意 識流內在兩個方向的建構,即:沉澱和再發生。過往的認識會沉澱 在意識生活的歷史之中,並在之後每個新的當下,可以透過觸發 (affection) 而再次被喚醒和運用。 知識因此有它沉澱和被喚醒的歷史:一個透過與世界互動的經 驗中獲得的習性 (habitus)。我們因而總是在類型的引導下,去和世 界中的對象打交道。知覺擁有透過類型勾勒出的一個視域 (Horizont) 結構,我們會已有或多或少來自過去的認知和預期。像 是我看到狗,我預期牠可能的動作。如果我是怕狗的人,我對狗的 知覺還包含著一些畏懼的情感。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