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人工智慧是否具有思想 291 在這部分對闡明的說明,呼應胡塞爾在《邏輯研究》所提出的範疇 直觀 (kategoriale Anschauung)。範疇作為認知的對象,不屬於感覺 經驗性的對象;後者可以在簡單的知覺中直接自身給予、充實直觀。 範疇要在重合綜合如此複合性的意向性活動中,才能夠自身給予。 闡明的作用,就是使直觀活動的充實得以可能。當我的注意力維持 在A上,將i、j、k 的部分都作為豐富A之內容的環節,那麼,將 內容歸屬到認知對象主體上的歸屬過程中,範疇「是」便在原初的 意識經驗中自身給予、也就是在明證性的經驗中獲得了充實。 從上面的展示我們可以看到,我們不需要語言概念的介入,去 統整雜多的感覺材料;而是對象會在經驗中作為整體自身給予。我 們也不需要邏輯判斷形式,像是將A 抽象化為基底 (substrate) 並 給予述謂詞A is i, j and k;而是透過部分和整體的歸屬關係,我們 便可在知覺闡明中,認識A,並將A視為擁有i, j, k 之部分環節的 整體。如此範疇「是」便得以在闡明活動的意識經驗中自身給予。 如此便是在胡塞爾現象學中,範疇直觀在意識經驗中獲得充實的結 構。這也就是意識之認知活動最簡單的模態之一。範疇直觀在意識 經驗中的充實,也就是認知主體認識了,i, j, k 是A的內容。 人工智慧特殊之處在於,它相當擅長使用高層次的抽象概念與 符號,以及邏輯嚴謹的算術推演。但真正地能夠運用概念,代表要 回到對象原初被給予的意識經驗之中;在認知主體注意力的配合之 下,使直觀得以在原初經驗中被充實——也就是認識。人在底層的 實際知覺經驗之中,就已擁有掌握對象之整體和區分部分的能力。 感官知覺內部,就已有其自身的秩序與意識的建構法則。相較於人 工智慧,人類認知能力的特殊之處,更展現在知覺活動之中。因為 我們在知覺中並非是透過感官點對點的物理刺激去認識對象,更非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