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90 歐美研究 知覺活動,胡塞爾稱為闡明 (Explikation/explication),是邏輯範疇 ──「是」(ist/is) ──的起源處 (Husserl, 1972: 127)。透過認知主 體在注意力之下進行闡明,我們可以在知覺中認識一個新的對象, 並尚未涉及到概念的使用。這是範疇「是」的最原始型態。我們可 以在《經驗與判斷》找到關於此的詳細說明。 認知是一種意識活動,所認識到的意義是透過意向性建構而 成。有別於人工智慧裡模仿人工神經元的數學模型,胡塞爾透過意 識的意向性活動 (Akt/act) 去說明認識的過程。當我們初次認識某 個具體對象時,我們首先會將它知覺為一個整體 (A);但此個體的 內部環節尚未展開。我們會進一步去認識它不同的特徵,像是大小 (i)、顏色 (j)、功用 (k) 等等。當我們受到興趣的驅力推動、想要去 認識這個對象時 (Husserl, 1972: 124),認知活動才會開始;我們想 要去充實內部的細節。否則我們只會把它維持在一個模糊的整體而 已。興趣的部分在這個認知過程佔有重要的角色,作為促發的動機。 當我們開始進行認識時,我們會把各種特徵i、j、k 歸屬到A 上,胡塞爾稱此為一種「重合」(Deckung) 的活動;這是一種精神 活動的轉移,從部分特徵轉到作為整體的A上。在這個過程中,不 同的特徵不再是各自獨立疏離的個體,而是作為 A 內部的環節部 分,成為規定A的內容。如此的部分特徵重合到整體上,這個認知 活動,胡塞爾稱為「重合同一性的綜合」(Synthese der Identitätsdeckung) (Husserl, 1972: 129)。在這整個過程中,我的興趣和注意 力仍是維持在A上,而不會在顧及個別的i、j、k 時就跑散了。這 樣我才是在「認識A」(126),而不是在認識各別特徵i、j 或k。展 開A的各別環節同時也是在豐富A的對象意義。 如此的重合綜合 (Deckungssynthese) 是認知的意識活動,是 知識的最小單位,也是邏輯範疇「是」的最初起源。《經驗與判斷》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