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人工智慧是否具有思想 289 基礎,才能排除無意義但符合形式規則的句子。4 邏輯學因而需要 一門「意識經驗理論」(Erfahrungstheorie / theory of experience) 作 為意義來源以及真假值的基礎 (Lohmar, 2000),5 僅是形式邏輯是 不足夠的。 知覺對胡塞爾來說是意識經驗的最原初狀態。在發生現象學的 開展下,知覺的意識作用不僅只是當下對象的原初呈顯,更是包含 了過往沉澱的習性認知與朝向未來的預期作用。習性和預期所擁有 的時間性面向,以及其在意識流建構中的沉澱和觸發,在當下的知 覺認知中都扮演關鍵的角色。由此可知,在胡塞爾現象學理論內部, 知覺經驗對知識的成立來說,是必要的條件。 對康德來說,知識的最小單位是判斷。但對胡塞爾而言,在知 覺中將部分歸屬於整體的過程,就可以是最小的認知單位。如此的 4 在此所說的知識屬於經驗性知識。形式知識,像是數學知識,有另外的直觀作用。而 本篇是首先著重在經驗性知識。 5 在現象學中,意識經驗對我們判斷真假來說,是重要的基礎。意識經驗是對象顯現的 場所,是邏輯知識論研究重要的場域。邏輯奠基是屬於知識論的領域,更是屬於關於 思維和知識體驗 (Denkund Erkenntniserlebnisse) 的純粹現象學 (Husserl, 1984: 6)。 如此的體驗並非是物理性的或實事性的 (faktisch),而是在本質直觀中被把握和分析的 本質普遍性,是先驗的 (apriorisch)。研究意識經驗背後的目的,是為了進行知識批判 和建立純粹的邏輯學。以下這段引文可以讓我們看清楚意識經驗 (或說體驗) 和知識 邏輯學的關係: 屬於知識客觀理論,以及,與此緊密相扣的,一門思維和知識體驗的純粹現象學之 廣泛範圍的闡釋。此關於思維和知識體驗的純粹現象學,如同包含其的體驗之純粹現 象學一般,唯獨與能在直觀中以其純粹本質普遍性被掌握和被分析的體驗有關,而非 與物理經驗性的、作為現實事實性的統覺體驗有關,亦非與活著的人類或動物、其作 為在顯現和在經驗事實中所設定出的世界之體驗有關。這在本質直觀中直接被掌握的 本質以及在此本質中被建立的相關性,將這門體驗現象學描述性地表現在本質概念與 法則性的本質陳述中。每個如此的陳述在其最佳的表達中都是先驗的。這個領域,會 在為知識批判所準備的、在和純粹邏輯所闡明的目的下被探究。我們的研究因此會在 這個領域中被推動。(6)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