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88 歐美研究 義決定有著重要影響的背景因素,像是社群中共享的常識、特定情 境下的因果關係。 這些日常生活中的認知問題,我們人類主體不須主動進行判 斷,有時甚至在絲毫未察覺的狀況下,透過知覺自身就可以完成。 從胡塞爾現象學的角度來說,知覺中的認知在不需要語言概念的協 助下,而是在「類型」(Typus/types) 的協助下,即可區分部分與整 體。接下來我將會說明知覺中的部分與整體。除此之外,我也會說 明知覺的身體性和世界性,以及之間的動機關係。 參、胡塞爾晚期發生現象學中的知覺理論 一、知覺認知:部分與整體 胡塞爾在一九二○年代晚期,將邏輯範疇的起源訴諸於更底層 的知覺經驗。相較於早期在《邏輯研究》中,胡塞爾著重在語言、 判斷和符號等較高意識層級的充實關係,在《被動綜合分析》 (Analysen zur passiven Synthesis) 的課堂講稿、《形式與超驗邏輯》 和《經驗與判斷》,胡塞爾往更底層的知覺經驗中去探討、說明思 想的起源以及知識得以可能的條件。 知覺作為邏輯概念的必要條件,理由在於,如果純粹只從形式 邏輯的語法,我們並無法判斷真假。而是要回到認知對象自身給予 的經驗之中,才能真正闡明它的意義 (Husserl, 1974: 213)。像是 「天空是鹹的」這句話,符合「S is p」的語法句型,但是這是沒有 意義的一句話,因為範疇錯置;我們甚至無法論及這句話的真假。 要透過回到對天空這個概念的原初經驗,才能判斷此這句話是不是 有意義的。在對天空的知覺經驗中,我們會知道,天空可以用顏色 來形容,但不是透過味覺來認識。以對象原初被給予的知覺經驗為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