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84 歐美研究 (entdecken/discover) 它 (1972: 312)。如此的說法,讓胡塞爾時常 被誤認為是柏拉圖主義。但即使是如此絕對的真理,胡塞爾都有提 出相應的意向性建構,去說明這個判斷如何在直觀中和明證性下被 充實。一個為真的判斷,一定有相應對象自身被給予的直觀和原初 意識經驗。對象不是與我意識無關的獨立存在,而是有在意識經驗 中如其自身地給予我的過程,也就是直觀經驗被充實的過程。擁有 如此能夠充實的意識經驗,才能說是真正地「具有思想」。 總結來說,人工智慧在符號邏輯的形式層次,是「能思想」的, 有著「系統功能性的知識」。系統可以處理資訊、使用規則、會回 答、「知道」怎麼做 (know-how),即使完全不涉及規則背後的道理 以及證成的理由。但如此的知識並非是真正「具有思想」,因為人 工智慧仍不擁有真正的意向性直觀和活生生的原初意識經驗。 人類智慧有別於人工智慧的,不只是意識高層次的理由證成和 意向性直觀的充實,更是在意識根本底層的作用,像是時間意識建 構的面向。知識的綜合經驗有其時間的結構 (Mensch, 1991: 117)。 在胡塞爾的意識理論中,被動綜合是意向性在意識流中持續的內在 建構;這是人類認知作用中相當有別於人工智慧的部分 (Holenstein, 1988: 84)。如此意識的內在建構使得過去的認知成果 不會消失,而是保留在意識生活 (Leben/life) 之中,成為一種認知 的習性;習性同時影響著當下也引導著未來。習性認知打開的架構 是使意義得以可能的背景 (background);人工智慧常被指稱,缺乏 背景架構和常識 (Dreyfus, 2005; Minsky, 1980)。 在胡塞爾的理論中,如此日常知識的背景和習性在意識流中持 續的內在建構有關;而這是知覺中相當基本的架構。在晚期發生現 象學發展中的超驗邏輯,特別重視知覺的內在建構。邏輯概念都要 能夠回到原初經驗,才能充分闡明其意義。知覺是意識經驗最原初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