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人工智慧是否具有思想 283 證成以及理由給予。邏輯作為一門科學,是關於知識論的科學,目 的在於解釋思想得以可能的條件。邏輯知識論要做的,不是發展形 式符號的推論,而是去解釋推論得以可能的基礎。對胡塞爾來說, 只掌握了邏輯規則的邏輯學家,只是擁有操作形式邏輯符號的技 術,並未真的在進行邏輯這門學問。邏輯學的核心在於,要解釋思 想得以可能的條件。胡塞爾寫道:「純粹邏輯是關於可能性之觀念 性條件的科學,也就是關於普遍性的科學」(Husserl, 1975: 262)。 由此可知,胡塞爾雖然認同單純操作符號和應用規則的功能性 知識,但知識論的目的在於,解釋思想得以可能的條件、說明思維 內含的理由給予關係。單單只是會操演和應用是不夠的。即使是代 理符號的表象 (Surrogatvorstellung),胡塞爾也強調說,即使我們可 以忽略知識證成 (Rechtfertigung) 的部分,我們同時仍保有這個能 力:隨時可以回到充實符號本身真正所指的內容上。「我們在此所 處理的代理符號表象之種類可以如此刻畫:符號所代理的真正的表 象,是在每個時刻都可以任我們取用安排的」(Husserl, 1975: 354)。 雖然沒有相應直觀充實的思想是可能的,但它不是真正的思 想。真正的思想是主體要能做出相應能被充實的直觀;也就是說, 主體要能回到此知識判斷得以被充實和證成的原初經驗之中。2 我 們可以說,直觀被充實的過程—─也就是思維判斷在原初經驗中被 證成的過程—─是思維主體真正「理解」的過程。 算術知識的邏輯判斷,對胡塞爾來說是絕對的。像是「5+2=7」 這樣的邏輯判斷,不論對誰來說、不管是在哪個地方,都是等同的 真理,「不管是由人類、非人類、天使或上帝來判斷」(Husserl, 1975: 125)。數學和邏輯知識,是原本就在那的,我們只是去「發現」 2 關於直觀的部分,會在第參節第一部分「知覺認知:部分與整體」,以範疇直觀為例 再做說明。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