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78 歐美研究 導言 1950 年圖靈 (Alan Turing) 提出模擬遊戲來測試程式機器人 是否能和人一樣地思考。此測試在英美哲學領域中,引起相當多的 討論。其中著名的為瑟爾 (John Searle) (1990) 的中文房測試論證 (Chinese room argument);趙之振 (2020) 也在〈戴維森論圖靈測 試〉一文中探討戴維森 (Donald Davidson) (1990) 對思想為何的看 法。當年的圖靈測試 (Turing test),不只是在英美哲學界,在起源 於歐陸哲學傳統的當代現象學學者中,也產生了相當程度的討論。 有別於英美學界瑟爾以及傑佛斯 (Hubert Dreyfus) (1980) 認為人 工智慧並非具有思想的立場,胡塞爾 (Edmund Husserl) 現象學學 者反而各別用不同的文本,來論證機器人「能思想」在胡塞爾意向 性理論內部的可能性 (Holenstein, 1988; Mensch, 1991)。 在這篇文章中,我並非提出技術性的建議,如何讓人工智慧變 得具有思想;而是著重探討,在胡塞爾哲學中「具有思想」的本質 為何。胡塞爾將會承許,機器人「能思想」,它可以就外在輸出的 結果來看,和人一樣計算、做數學演算、回答問題,甚至下棋贏過 人類。在這個脈絡下,精確的邏輯符號和數學演算的能力,與人工 智慧所模擬的函數計算,其實並無兩樣。我們甚至可以進一步說, 當邏輯符號只是運算技術時,如此的邏輯學家和機器人似乎並無不 同。但是,「能思想」和「具有思想」是不一樣的。我認為,胡塞 爾不會進一步宣稱,只是輸入和輸出的機器程式內部真的「具有思 想」。 我將以胡塞爾早期《邏輯研究》(Logische Untersuchungen, 1900-1901) 以及晚期《形式與超驗邏輯》(Formale und transzendentale Logik, 1929) 與《經驗與判斷》(Erfahrung und Urteil, 19281934) 的文本為主要基礎,介紹他對「思想是甚麼」、「思想本質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