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網路科技競爭 255 (Liu & Zhang, 2021; UN General Assembly, 2021)。除此之外,由 於美國尚未加入日前因川普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PP) 而轉型成立的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 (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CPTPP),以及由新加坡、紐西蘭與智利等國提倡的數位經 濟夥伴關係協定 (Digital Economy Partnership Agreement; DEPA), 因此中國於2021 年底申請加入上述這些倡議的目的,似乎在延續 其企圖於數據領域制度發展主導權的掌控 (「中國申請加入 DEPA」,2021)。而這樣的發展也符合前述所探討的立論方向,亦 即中美網路科技的較量是一場「規則」制定的較勁,雙方已進入一 場對ICT領域爭奪領導地位的競爭。 捌、結論:理論對話與政策意涵 首先就理論啟示而言,本文採用新古典現實主義思路,藉由納入 視為自變量的國際結構,與被視為中介變量的國家行為體 (state) 兩 個層次之分析,試圖解釋 (explaining) 近年美中科技競爭的現象。雖 然對結構與單元的使用在文中強調分析性的 (analytical) 運用而非 理論性的 (theoretical) 探討,但本文分析結果也意外加入過去國際 關係學界有關能動者與結構孰輕孰重的長久反思 (Hollis & Smith, 1994)。事實上,案例中發現類似的國際結構在民主黨的歐巴馬政府 與共和黨的川普時期卻產出不同的美國網路安全政策,但隨著「新」 國際結構的產生,共和黨的川普政府與民主黨的拜登政府對中國的 網路安全戰略姿態卻逐漸趨同。這反映出溫特 (Alexander Wendt) (1987) 所主張,在分析國家對外行為上不應偏重單元 (individualist) 或結構 (structuralist) 任一方面,而單元與國際結構亦不 應被視為先驗;因而在本文案例分析內,中美的國際結構與其後民主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