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54 歐美研究 準」,2020);而同年中國的華為公司甚至於ITU 提出一種可以允 許國家由上而下強化網路控制的「New IP」,挑戰過去西方由下而 上的分散路由標準 (Hoffmann et al., 2020)。同時,過去針對網路 國際規範的多邊形式討論,主要是由聯合國成立的政府專家小組 (United Nations Group of Governmental Expert; UNGGE) 擔任主 要角色 (姚宏旻,2021),雖然該專家小組於2015 年時達成共識, 並認定透過網路攻擊關鍵基礎設施為「準」戰爭行為 (UN General Assembly, 2015),不過由於該機制並不是納入廣泛國際成員,而是 由美國聯合部分西方國家的專家研討,故其後於2017 年在川普時 期的國際討論,更遭到來自中國與俄羅斯等非西方國家的抵抗。主 要癥結在於這些國家未能認同過去由美國等西方國家透過UNGGE 所產生的規則,他們質疑西方國家如何定義網路「準」戰爭行為的 攻擊?以及何種自我防禦 (self-defense) 措施可被視為必要的網路 反擊 (Bowcott, 2017)?由於川普總統過於著重單邊利益而忽略多 邊合作並遲遲未能提出具體倡議 (Segal, 2017),故中國後連同俄羅 斯於2019 年另行主導於聯合國成立強調納入廣泛成員的不限成員 名額工作小組 (Open-Ended Working Group; OEWG) (UN General Assembly, 2019)。雖然美國拜登總統調整過去川普策略,並於 2021年G7峰會中主張:「國際社會 (包含政府和私營部門參與者) 必須共同努力,確保關鍵基礎設施能夠抵禦網路威脅……並且各國 應對在其境內發生的網路犯罪活動採取負責任的措施」(The White House, 2021b)。然而OEWG已於2021年1月時經聯合國授權同 意延續其工作至2025年底,而中國駐聯合國代表張軍更於2021年 6 月將OEWG 工作內涵與中國致力透過數字絲綢之路與《全球數 據安全倡議》等作為連結,凸顯中國於數據領域秩序的戰略建構除 衝擊美國的領導優勢,更將造成中美在主導國際網路規則的新競爭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