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網路科技競爭 253 過,及至2020 年底華為與中興通訊已於中國內部5G市場遍地開 花,並仍舊獨佔非洲市場50% 以上的3G通訊與70% 以上的4G 通訊骨幹 (Xi, 2021);2020 年中國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更推出 「中國標準2035」,意圖透過技術定義及標準掌控來擴大對人工智 慧、電信網路及數據交換等領域的影響,其後更於ITU成立第一個 中國主導的區塊鏈數位貨幣標準計畫 (Hsu & Green, 2021)。而 2021 年時,中國與非洲聯盟各國代表召開的「中非互聯網發展與合 作論壇」更誓言在數位經濟、智慧城市與 5G 建設展開合作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PRC, 2021)。顯見自川普政府以來 的中美網路科技競爭,除造成市場持續脫鉤,更造成拜登政府之後 在技術與標準朝向與中國不同的供應鏈體系發展,世界在網通市場 與技術兩層面持續分裂。 最後,前述2021 年初期所遭遇的網路安全各項經驗性觀察顯 示,過去川普總統時期的許多單邊作為政策,同時也影響到國際社 會對美國領導的信心,故在強化網路安全上有其成果限制。特別是 網路安全的問題如同環境問題般,是一種跨國境 (transnational) 的 威脅,任何一個國家皆無法獨立處理來自境外的網路攻擊,必須要 透過國際社會共同合作來維持良善的網路環境。然而微軟等跨國企 業雖自2017 年起倡導一種數位日內瓦公約 (Digital Geneva Convention) 的概念,希望確保私人企業設施能自外於國家間網路競 爭,不過由於缺乏國際領袖支持而未能形成具體力量 (Jeutner, 2019);由於川普時期的美國無法有效統合西方社會,故中國不斷透 過聯合國及功能性組織ITU,意圖擴充他們原設定為僅對頻譜管理 與電信標準的基本職能,延伸這些組織的影響力至各項數位ICT標 準的掌控 (Kynge & Liu, 2020)。例如《日本經濟新聞》於2019 年 報導中國於ITU提出之標準佔所有議案的33% (「中國強化國際標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