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52 歐美研究 面由於中國國內市場佔全球電子商務份額約40% 比重,而另一方 面中亞及非洲早已為中國電信公司固有市場,故中國強調依托國內 市場的「內循環」與聯合一帶一路國際市場的「外循環」降低川普 經貿抵制效應 (任星欣、餘嘉俊,2021; Meltzer, 2020)。具體而言, 中國更誓言於2025年前投入1.4 兆美元應對中國的「缺芯危機」, 以達建立「自主可控」的完整產業鏈 (Xu, 2020)。 第三,川普總統過去就網路科技設備商供應鏈的安全擔憂,也 在2021 年後因美國發生SolarWind (Ferguson, 2021)、Pulse Secure (Collier, 2021) 及Colonial Pipeline (Egan & Duffy, 2021) 等駭客 事件而受到進一步重視,也因此拜登總統在2021 年3 月的《國家 安全戰略暫行指南》(Interim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ic Guidance) 中便指出,將聯同國際盟友形塑新科技的標準走向 (The White House, 2021c: 18);其後更於2021年7月G7峰會中,延續川普 總統藍點網路倡議精神 (Arha, 2021),並修正推動「重建更好世界」 (Build Back Better World; B3W) 計畫 (The White House, 2021d)。 不過拜登的B3W計畫試圖修正過去川普時期藍點網路單邊作為推 動「全球標準」的不足,並改而強調謀求建立「以價值觀為導向, 高標凖且透明的」伙伴關係,以連結世界民主國家 (Sanger & Landler, 2021)。除此之外,拜登政府也持續擴大推動川普時期的 CHIPS 等強化科技競爭力法案至各項基礎建設領域,其後先於 2021 年由參議院正式以 2021 年美國創新暨競爭法案 (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 of 2021) (The White House, 2021e) 通 過進入眾議院,後經多次討論方於2022 年2 月轉型為眾議版本, 並於同年 3 月獲得參議院最終通過成為 2022 年美國競爭法案 (America COMPETES Act of 2022) (Zengerle & Martina, 2022), 承諾投入520 億美元強化自身半導體能力 (Everington, 2022)。不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