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網路科技競爭 251 前,改行自國際市場大量囤積半導體晶片措施 (Mendis & Yau, 2021)。由於半導體晶片為通用型科技並廣泛用於高階複雜電子設 備 (如:軍事裝備、繪圖處理器及電腦) 及一般性消費產品 (如:車 用晶片及玩具),中國的大量收購造成供應鏈上其他需求商囿於其晶 片供貨可能受到牽連波及之擔憂,安全存量需求同時調升,因而產 生供應鏈的長鞭效應 (bullwhip effect),市場預期心理加重拜登執 政初期半導體晶片供不應求的窘況。 其次,由於網通資訊設備均需電腦晶片,川普後期的中美網路 科技競爭主軸也逐漸轉向保護核心戰略科技——即:電腦晶片生產, 進而造成中國加強扶植半導體產業。鑒於美國過去對於半導體設 計、生產技術佔主要宰制地位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2021: 20),故川普後期來自市場供應端技術輸出的限制 策略運用,間接造成拜登總統時期明確轉向「小院高牆」的技術管 制 (Du & Walsh, 2021)。另基於半導體產業鏈的完整現已與各國安 全發展產生強烈關聯,故前述各項美國政策限制中國獲得高階晶片 來源,已對中國科技發展產生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所提出的「卡 脖子」問題 (“Xi Mobilizes China,” 2021)。因此,中國政府出資成 立的「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Luong et al., 2021) 自2020 年起也逐漸聚焦投資積體電路產業鏈,強化晶片設備材料、晶片設 計、封裝測試等能量,然因應中美科技競爭發展而希望脫離過去仰 仗全球的長供應鏈模式,並改為扶植區域或在地的短供應鏈生產, 故於2021 年3 月更頒布《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2035 年遠景目標 綱要》(「中華人民共和國」,2021)。該計畫特別強調,中國須「完 善國家創新體系,加快建設科技強國」,其主要目的在於建立「自 立自強」的完整科技支撐。而面對過去來自川普政府另一方面自市 場需求端標準的壓制,中國則同時採取「雙循環」策略應變,一方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