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50 歐美研究 抗告致使法院最終裁定暫停執行 (Pettersson, 2021);另川普政府期 間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對於華為制裁,也迫於中美科技業間過去的 高度依存而多次暫緩執行,在在顯示要迫使各界斷絕對華為ICT產 品仰賴的難度。就理論面而言,這些跡象顯示出國際結構的自變量 在受到國內領導人中介變量的調節後,其對戰略環境解讀仍會受到 其他美國國內政治因素的牽制;但就政策面而言,這卻也透露出中 國已成功輸出實體 (physical) 與虛擬 (virtual) 等基礎設施平台於 全球,並已晉升至數據領域宰制的位置,而不再是受制於人的劣勢 地位 (Zhao, 2019)。 及至2021年1月14日拜登 (Joe Biden) 總統就任前,美國商 務部正式將過去川普時期13873號行政命令相關內容,轉變為保護 資通訊服務供應鏈法案 (Securing the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and Services Supply Chain) (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2021),並以「暫行最終規則」(interim final rule) 將中 國大陸、俄羅斯、伊朗、北韓、古巴以及委內瑞拉等六國定義為外 國敵手,並規範未來以行政審查方式 (case by case) 管制美國與前 述六國的各項ICT產品之交易行為。美國行政單位在川普總統任期 結束前對供應鏈安全持續關切,這樣的結構性因素也致使拜登總統 就任一個月後立即於2021 年2 月24 日,以第14017 號行政命令 推動全面性的供應鏈安全審查 (The White House, 2021a)。川普時 期的各項競爭政策遺緒,也為後續美國與中國科技競爭格局帶來下 列影響: 首先,自2020 年起由於新冠肺炎影響,遠距上班上學作業模 式帶動電腦及平板採購需求,然而中國晶片獲得因川普政府貿易戰 而國際供貨受挫,故中國科技公司 (如華為及中興通訊等) 一改過 去及時化生產技術 (just in time) 的生產策略,並在美國制裁生效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