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46 歐美研究 四、禁止美國資訊技術輸出 配合2019 年5 月川普政府出口管制的實體名單修訂,美國公 司針對軍民兩用的資訊科技輸出中國,納入政府限制,因此美國諸 如谷歌等科技公司宣布不再提供華為手機相關安卓 (Android) 系 統軟體更新;其後美國政府於2019 年至2020 年多次修改輸出管 制清單,並將 150 餘家華為海外子公司納入輸出管制名單 (Mulligan & Linebaugh, 2021: 9)。華為一方面自立發展鴻蒙系統 採國產替代策略,另一方面於美國聯邦法院採取法律動作反制 (Oreskovic, 2019)。但美國國會後於2020 年2 月立法通過安全可 信通信網路法 (Secure and Trusted Communications Networks Act),限制美國企業採用「威脅美國國家安全」之設備與服務 (Brown, 2020)。川普總統更於2020 年3 月簽署2020 年5G安全 保障法 (The Secure 5G and Beyond Act of 2020),以法令要求行政 部門制定5G網路的安全發展策略 (Reardon, 2020);並在2020年 11 月12 日進一步以13873 號行政命令禁止與中國政府或軍方有 聯繫的公司在美國持續進行投資及證卷交易 (The White House, 2020)。美國政府對於華為禁令的明確法制化,除斷絕華為於美國當 地透過法律途徑的任何反制動作 (Huawei, 2019),亦代表美國意決 不再向中國購買通訊設備,也不再向其輸出科技。 五、限制中國網通晶片國際採購 由於網通晶片需精密製程能力,但中國境內半導體供應鏈體系並不 完整且晶片製造能力僅集中於成熟製程,故中國極度仰賴境外半導 體精密製程能力 (李巍、李璵譯,2021)。川普政府雖已透過出口管 制機制限制美國公司 (如:高通 [Qualcomm] ) 技術支援中國,然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