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網路科技競爭 243 資料來源:作者整理。 圖4 美國來自供應鏈兩端的政策壓力 網路通訊商設備 (US Congress, 2018);及至2018 年底時,川普政 府於2019 年國防授權法案中更擴大範圍至禁止美國聯邦機關發包 通訊專案予中國廠商 (US Congress, 2019);同年 5 月川普總統以 13873 號行政命令 (Executive Order),宣告政府資訊、通信技術和 供應鏈安全面臨外國敵手 (foreign adversary) 威脅,故禁止美國與 外國敵手的威脅企業執行交易,以應對國家緊急情況 (The White House, 2019)。該月份美國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 (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 BIS) 更通過法規將華為等計68間中國科技公司列入 出口管制的實體名單 (Entity List) 管制審查,這樣的舉動主要擴大 限制美國州政府機關/私人企業與中國廠商的交易範圍,其後也引 起中國建立其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反制 (倪浩,2019)。不過及至 2019年10 月時,中國電信、中國聯通、中國移動等三大電信公司 仍已成功運用華為設備於中國構建世界最大的 5G 網路 (Zhao, 2019),美國國內部分設施供應商同時也早已使用華為部分設備,故 在技術領域上已無法忽視華為存在。然而美國聯邦通訊委員會 (Federal Communications Commission; FCC) 仍進一步於2019年 供應鏈 供應鏈 (原物料及 科技) 供應 製造 (產品) 流通 終端使用者 供應端壓力 需求端壓力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