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42 歐美研究 陸、川普威脅認知下對中國的網路安全政策 誠如第參節所述,前述客觀的中美數據權力轉變,經過川普政 府的感知與判斷後,形成美國對中國網路安全反制政策。不過,川 普對中國之威脅認知不僅反映在其任內政策文件,事實上早自2016 年競選時,他便高調宣布許多迥異於過去美國立場,但堅稱是「理 性的」(rational) 外交政策新方向:這包含要求北約盟友增加國防支 出以避免美國在歐洲持續遭到佔便宜,停止過去在中東的昂貴卻無 用的和平作為,而這其中尤其關切中國藉由WTO下「發展中國家 身分」所創造的不公平競爭體制以及隨之而來的中美貿易逆差 (Trump, 2016)。其後川普除了於2017 年聯合國大會上稱其任內美 國外交行為將是原則現實主義 (principled realism) (Gearan & Mufson, 2017),他進而於2018 年主張將以國家主義 (nationalism) 主軸取代過去美國全球主義 (globalism) 的錯誤 (Samuels, 2018)。 反映這樣的思維脈絡,其對中國的網路安全反制政策而言,川普政 府自2018 年起便分別自網路科技供應鏈的需求端與供應端,運用 標準的設定來反制中國的科技擴張。具體而言在於延續第參節所述 數據權力的掌握,透過「規則」的主導與建立,一方面降低各界對 中國資通產品的需求,即不希望持續向中國購買任何電信設備的意 圖;而另一方面亦不再向其輸出科技,以限制中國獲取核心關鍵技 術的來源管道。整體而言,川普政府期間所採取之明顯反制措施, 各作為說明,如圖4所示。 一、運用規則,降低國內市場對中國的網通需求 川普政府早於2017年所通過的2018年國防授權法案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中,即禁止美國國防部機關採用中國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