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240 歐美研究 擔心,這樣形式的中國科技輸出,將使世界其他威權國家具備對國 內異己更佳的監控作為,也因此諸如數據列寧主義 (digital Leninism) (Heilmann, 2016)、數據威權政府 (digital authoritarianism) (Cave et al., 2019; Cheney, 2019) 及數據鐵幕 (digital iron curtain) (Prasso, 2019) 等,近年都成為科技研究者關切的發展。除 此之外,當這些一帶一路的參與國明顯在資訊及通訊科技領域缺乏 足夠能量來自給自足,未來一旦這些國家透過中國獲得之ICT基礎 建設完工後,中國的公司將具較佳科技戰略位置持續主宰這些基礎 設施的後續更新與維護,也因此許多文獻也開始探討「資訊殖民」 的潛在問題 (“China’s Empire of Money,” 2018; Thomas-Noone, 2018)。 中國對於過去西方主導的舊秩序不滿並採取諸多作為,使其逐 漸獲得數據權力的增長。2019年時《日本經濟新聞》(The Nikkei) 便報導中國公司已囊括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5G技術專利 (Tanaka, 2019);2020 年時中國更延伸網路主權概念,將之與數據資料在地 管轄與在地儲放的概念結合,並推出《全球數據安全倡議》於國際 間大力推廣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2020);及至2021年11月, 負責行動通訊標準制定的「第三代合作夥伴計劃」(The 3rd Generation Partnership Project; 3GPP),該組織統計資料更顯示, 中國通訊公司佔全球5G專利已高達34.17% (詳表1)。這些證據明 顯指出,中國試圖掙脫過去對於國外科技制度高度仰賴的被動地 位,轉型成為對外輸出科技的宰制角色,並企圖以中國式的規則主 導數據領域的未來發展。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