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網路科技競爭 239 細部檢視數字絲綢之路內容可發現,為了達成「網絡強國」的 戰略願景,習近平於中共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第一次會 議時便指出: 建設網絡強國,要有自己的技術,有過硬的技術;要有豐富全 面的信息服務,繁榮發展的網絡文化;要有良好的信息基礎設 施,形成實力雄厚的信息經濟;要有高素質的網絡安全和信息 化人才隊伍;要積極開展雙邊、多邊的互聯網國際交流合作。 (「中央網絡安全」,2014) 因此,數字絲綢之路希望透過「構建網絡空間共同體」(「建設網絡 強國」,2019) 來深化數據領域國際合作,藉由加強「數字經濟、 人工智能、納米技術、量子計算機等前沿領域合作,推動大數據、 雲計算、智慧城市建設」(「習近平在『一帶一路』」,2017) 來推 動結構性改變。迄2019 年時,中國已於印尼、烏克蘭及馬來西亞 的通資基礎建設投資獲得重大採購項目 (「不甩美禁令」,2019), 並成立「中國-東盟信息港股份有限公司」推動與東南亞數據連結 (張凱銘,2019)。同時,中東及阿拉伯世界許多國家也採用中國技 術精進其物流及倉儲管理系統 (「『一帶一路』沿線」,2019)。中 國甚至於印度建立重要科技據點以準備進軍東南亞,並成功於2019 年在東南亞地區推行微信及支付寶等線上金融支付系統 (Sahara, 2019)。雖然中國宣稱前述各項計畫將與參與國達成互利互贏的夥 伴關係,然由於中國無論在有形物質基礎亦或無形的人力資源皆高 出一帶一路各參與國甚高,也因此當合作的基礎是基於不對稱的科 技互賴時,科技相互依賴較少的一方,將具有較高的政治本錢左右 雙邊互動關係 (Keohane & Nye, 2011)。也因此許多觀察家也特別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