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研究第五十三卷第二期

網路科技競爭 237 資料來源:Allison (2017: 11)。 圖3 2014年起中國GDP (PPP) 正式超越美國 伍、由「過程」到新「結構」:中國的崛起 即便中美於數據領域權力消長的「過程」隱含著未來衝突的可 能,但不代表衝突的「必然」。特別是前述各項分析的證據僅能顯 現中國努力補強自身資訊科技實力之不足,故值得思索的問題顯然 是,這種轉變的「過程」是否將成為數據領域新的安全「結構」呢? 過去國際關係文獻雖曾提出警告,當一個興起強權帶有其特定偏好 及利益,並意欲藉由脫離舊有規則而組成新體制來表達其對舊秩序 的不滿意時,則原有主導舊國際秩序的強權就處於危險之中 (Tammen et al., 2000: 14)。也因此值得思考的問題是——中國領導 人是否也對於過去美國主導的數據領域發展有所不滿? 1980 1985 1990 1995 2000 2005 2010 2015 2021 35 30 25 20 15 10 5 0 $ Trillions Estimates begin after 2015↘ United States China

RkJQdWJsaXNoZXIy ODg3MDU=